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zhimin86

科学技术为你排忧解难

 
 
 

日志

 
 

日本军力评估报告(2012民间版-全文)  

2012-07-30 23:28:29|  分类: 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军力评估报告(2012民间版-全文)

                              文章来源: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 时间:2012年5日上午10时


本报告分为八章十二节。
  尽管在政策上受和平宪法的制约,但日本自卫队已经发展成为亚洲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之一,其军事技术、武器装备性能和训练水平均处于世界先进水平。根据国际和地区安全形势的变化以及美国的战略调整,日本正在展开新一轮的军事调整。 2010年12月17日,日本内阁通过了《2011年度以后的防卫计划大纲》(下称“新大纲”),并制定了《中期防卫力量发展计划(2011—2015年度)》(下称“新中期防”),提出了其后5至10年日本军事力量发展的总体规划,对日本安全战略、军事力量的规模、军事部署及武器装备进行了新的规定和调整。本报告从战略调整、军事实力、军事部署、国防预算、武器装备、体制编制调整、非战争军事行动、军事训演等几个方面,对日本2011年的军事发展状况作一评估。
  一、战略调整
  (一)制定新安全保障战略,加强多层次安全合作
  明确将通过四种手段实现三大安全战略目标。三大目标即:确保日本和平与安全;营造更加稳定的亚太安全环境和改善国际安全保障环境;为世界和平、稳定与人类安全做贡献。四种手段即:日本自身的努力;与盟国的合作;亚太地区合作;全球合作。也就是说,将综合运用外交力量、军事力量等各种力量,在努力发挥日本自身作用的同时,与盟国美国、亚太地区国家和国际社会开展多层次安全合作,以确保本国安全,实现其国家安全利益。
  在其亚太地区合作中,共分四个层次。首先强调要加强与美国同盟国韩国和澳大利亚的合作。其次是维持并加强与传统伙伴东盟国家的安全合作。第三是加强与印度等相关国家的合作。而对于中国和俄罗斯,则通过安全对话与交流促进信任关系,构建并发展在非传统安全等领域的合作关系,并“与同盟国等合作,积极敦促中国在国际社会上采取负责任的行动”。这表明日本将构建由日、美、韩、澳、印、东盟等组成的亚太地区多边安全合作体系,而中、俄则被排除在其传统安全合作体系之外。

  (二)提出“机动防卫力量”构想,实施“动态威慑”
  “机动防卫力量”强调“五性两力”:快反性、机动性、灵活性、持续性、多用性和高技术能力及情报能力。目的是通过机动运用、动态威慑,更加有效地遏制和应对各种事态,特别是强调确保西南岛屿及周边海空域的安全。
  (三)提出“有效威慑与应对各种事态”,同时加强对中国的军事防范
  “04大纲”首次提出“新型威胁及多种事态”的概念,其内涵主要包括:应对弹道导弹攻击;应对游击队和特种部队的攻击;应对岛屿入侵;周边海空域警戒监视及应对领空侵犯、武装特工船等;应对大规模特大灾害。“新大纲”采用了“各种事态”的表述,并把“有效威慑与应对各种事态”作为自卫队的首要职能。
  日本防卫省发布的2011年版《防卫白皮书》指出,国际社会正面临复杂多样的多重安全威胁。为应对这些威胁,军事力量除遏制武力冲突外,还担负起从预防冲突到支援重建等多样化任务。同时强调,在充分发挥军事力量作用的同时,还有必要综合利用外交、警察、司法、情报、经济等手段共同应对威胁。
  在强调日本面临“多种威胁”的同时,日本对中国的戒备与防范日益加强。“新大纲”称,“中国的军事发展动向引起‘地区和国际社会的忧虑’,指中国持续增加国防投入,快速推进以核、导弹力量和海空军为核心的军事力量现代化,大力加强远程投送能力建设,在日本周边海域扩大活动,军事与安全透明度不高,等等。2011年版《防卫白皮书》称,“中国在与日本等周边国家发生利益冲突时摆出高压姿态,其今后的发展方向令人担忧”。日本对中国海军舰队经过冲绳附近海域前出至太平洋进行正常训练的活动进行严密跟踪和监视甚至干扰,在钓鱼岛等问题上对中国显示出越来越强硬的姿态。并积极干预南海问题,加大对中国的牵制力度。2011年10月,野田首相在航空阅兵式上明确表示,朝鲜和中国的动向“增加了日本安全环境的不透明”,激励官兵“天下虽安,忘战必危”。2010年的日美大规模联合夺岛演习和2011年的“自卫队联合演习”,均把中国作为假想敌。这些表明,日本对中国综合国力特别是军事力量的快速发展心存疑虑和不安,并采取了防范、戒备、牵制甚至高姿态示强等过度的反应策略。
  二、军事实力
  根据日本朝云新闻社出版的2011年版《防卫手册》,2011年末,日本自卫队编制员额为247446人。其中,陆上自卫队编制约151337人,海上自卫队45517人,航空自卫队47097人,共同部队1227人,联合参谋部361人,情报本部1907人。应急预备役编制员额8467人,实有5815人。预备役编制员额47900人,实有33159人。“新大纲”计划对部队编成和人员结构进行合理化改革,主要是削减现役员额,提高应急预备役比例,使部队更加精干、高效、快速、机动。调整后自卫队的编制员额约24.6万人。其中,陆上自卫队约15.4万人,包括现役约14.7万人,应急预备役约7000人;海空自卫队基本保持现有规模。日本军力规模属于中等规模,略小于德军(约25万人)。
  三、军事部署
  “新大纲”对军事部署方式做出调整。主要是改变以往的部队均衡部署方式,军事重心向西南方向转移。采取的措施包括:将航空总队司令部迁入美军第五航空队司令部所在的横田基地,以便于日美空军司令部之间协调;将陆军第1混成旅改编为“岛屿作战型快速反应旅”(第15旅),增编2个步兵连,分别部署在那霸和先岛群岛中的石垣岛或宫古岛;将此前止于国土最西端冲绳县与那国岛上空的“防空识别圈”,扩大至该岛西侧领空及该岛以西(台湾一侧)2海里海域的上空;在与那国岛部署“沿岸监视部队”,在宫古岛、石垣岛部署“国境警备部队”;那霸基地战斗机部队由1个飞行队增加到2个,以提高西南地区的快反态势;加强西南地区的情报搜集与警戒监视态势,包括部署警戒雷达,保持无间隙的警戒监视态势;发展新型驱逐舰和潜艇,进一步提高反潜作战能力;准备在冲绳部署1套“爱国者-3”反导系统,以提高西南方向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等等。
  这些措施的目的在于,加强对军事力量薄弱且远离本土的西南岛屿的防卫,为未来武力争夺钓鱼岛和干预台海冲突做准备,同时牵制中国海军突破第一岛链。
  四、国防预算
  日本国防预算自1993年至2008年一直保持在世界第二位的高水平,但由于受到经济长期低迷的影响,自2002年以后总体保持微弱减势。根据日本2011年版《防卫白皮书》,2011年日本的国防预算为47752亿日元(含美军基地对策费1027亿日元),比上年度减少0.3%,约合593亿美元(按2011年上半年平均汇率1美元=80.51日元计,下同)。另外,“3·11”地震救灾中日本政府为自卫队加拨3502亿日元(约合43.5亿美元),其中用于维修自卫队受灾设施和装备的费用为1886亿日元(23.4亿美元)。仅上述两项,日本2011年度国防开支至少为51254亿日元(约合637亿美元)。自2008年起,日本安全保障会议的机构预算和政府为自卫队下拨的用于航天开发的费用未编入国防预算总额,因数据不详,这部分隐形国防费在此未计入总国防开支。根据《新中期防》,2011~2015年的5年国防预算为23.49万亿日元(约合2918亿美元 )。此外,政府还将加拨1000亿日元,用于应对突发性事件,共计23.59万亿日元(约合2930亿美元)。巨额的国防费对日本军力未来5年的更新和发展将发挥重要的推动作用。
  按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数据统计,2009年日本国防费水平位居世界第4,人均国防费居世界第6,约为中国的8倍。
  部分国家国防费、人均国防费对比(2009年) 日本 美国 英国 德国 法国 中国 俄罗斯 印度国防预算(亿美元) 526 6936 624 465 320 703 410.5 368.8 人均国防费(美元) 414 2281 1021 565 497 52.5 293 31 占GDP比例(%) 0.99 5.03 2.76 1.37 1.12 1.44 2.99 2.76
  (据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军事力量对比》2010年版数据统计)
  五、武器装备
  加大对武器装备采购的投入
  根据日本2011年版《防卫白皮书》,日本自卫队2011年装备等采购费为7786亿日元(约97亿美元),占国防预算16.5%,比上年度的7738亿日元增加6.2%。2011年的采购重点是飞机和舰船。其中,飞机采购费2474亿日元(约29.11亿美元),增幅达71.3%,舰船建造费为777亿日元(约9.65亿美元),2010年度的舰船建造费为1762亿日元(约21.89亿美元)。
  主要特点是:加大对提高部队灵活机动作战能力的新式武器的投入力度,逐步削减陈旧落后的老式装备及其投入费用;研发新技术装备,以确保其海空优势;继续加强反导系统建设,加强对冲绳地区的反导系统部署;加强对网络战部队建设的投入,将成立“网络空间防卫队”,加强自卫队的网络作战能力。
  构建高性能卫星侦察系统
  2012年1月,日本政府决定修改日本太空研究开发机构设置法,删除其中有关“太空开发限于和平目的”的规定,以便从法律和政策层面为其军事利用太空打开方便之门。而事实上,日本早已经开始了太空的军事化利用。随着“光学4号”、“雷达3号”侦察卫星分别于2011年9月23日和12月12日成功升空,日本实际上已初步实现了其军用侦察卫星体系“四位一体”的基本布局,空间侦察和监控能力得到了明显提升。根据规划,日本侦察卫星系统的空间部分由至少4颗卫星组成,其中两颗为0.6米分辨率的光学成像卫星,另外两颗为1至3米分辨率的合成孔径雷达成像卫星。
  重点提高快速机动能力
  陆上自卫队重点发展新型坦克、轻型装甲车等机动性强的装备,以提高部队的快速机动能力。2010年度起,陆上自卫队以每年13辆的速度采购比90式坦克更先进的10式坦克。与90式坦克相比,10式坦克体积与重量缩小(低于40吨),便于远程投送,装甲防护与自动供弹性能优越,配备C4I系统,适应信息化条件下作战。
  海上自卫队重点引进大型驱逐舰及潜艇。2011年3月,海上自卫队“伊势”号大型直升机驱逐舰开始服役。该舰标准排水量为13950吨,拥有全通飞行甲板,堪称小型直升机航母。目前,日本拥有“日向”号和“伊势”号两艘直升机驱逐舰。2011年3月,“白龙”号新型潜艇服役,这是日本第3艘装有“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AIP)的新型潜艇。它能在水下持续低速潜航14天,噪音小,隐蔽性强,提高了海上自卫队水下作战能力。
  航空自卫队重点发展新型飞机。2010年完成了新研制的C-2运输机的试飞,2011年开始计划引进约10架。同时计划采购6架美国二手KC-130运输机。2011年12月20日,日本政府决定,引进由美国主导、国际共同研发的最新型隐形战斗机F-35作为日本航空自卫队下一代主力战斗机。计划2012年度采购4架F-35,今后再采购40架。2012年采购的4架力争在2016年度起交付使用。作为已老化的F-4战斗机的后继机型。此举被认为是为了对抗正在研发隐形战斗机的中国和俄罗斯。此外,日空军共拨款4.73亿美元,用于自行研制“心神”ATD-X隐形战斗机,并计划于2016年试飞。
  放宽武器出口限制
  21世纪初,日本对“三原则”进行了突破,如允许向美国出口与弹道导弹防御相关的装备和技术等。此次“新大纲”提出要研究参与国际联合开发和生产武器装备的问题,出现了要修改武器输出三原则的迹象。2011年12月27日,日本政府安全保障会议通过了《防卫装备物品转让标准》,首次以官方文件形式放宽了武器出口限制。这一新标准的主要内容包括:一是日本出于促进国际和平与国际合作目的,可以向海外出口武器装备;二是允许日本与他国联合研发生产的武器装备被转让给第三方;三是为避免助长国际冲突,继续谨慎对待上述规定范围以外的其他武器出口问题。尽管日本对前两项规定附加了“如发生继续转让情况,须得到日本同意”等条件,但这种规定显然不具备实际约束力。值得关注的是,这是日本首次以官方文件的形式对武器出口三原则进行修改,意味着日本将放宽对武器出口的限制,日本对武器出口的管制将迎来重要的转折点。
  六、体制编制调整
  师旅级部队的现代化改编
  陆上自卫队基干部队“9师6旅”体制确立后,新一轮的结构性改编工作业已展开。2011年4月22日,第1师、第2师和第5旅率先进行了现代化改编,其重点是提高快速机动和应对多样化威胁事态的能力。其中,第1师改编为能迅速、有效地应对恐怖袭击及大规模灾害等的快反现代化师,增加现役人员编制员额约760人,达6300人,提高了满编率和快反能力;第2师改编为应对直接侵略以及恐怖袭击、大规模灾害等新型威胁和多种事态的综合性现代化师,编制员额为约8100人;第5旅改编为可应对直接侵略到恐怖袭击等多种事态的综合性现代化旅,撤编第5坦克队,新编第5坦克营。
  制定防卫力量结构改革路线图
  为了推动机动防卫力量建设,构筑自卫队有效应对各种事态的态势和体制,日本防卫省成立了 “防卫力量结构改革推进委员会”、“人力基础改革委员会”、 综合采办改革推进项目小组、 “卫生机能强化研讨委员会”,就强化联合运用及部队的发展模式、资源分配一元化与最佳化、人力基础制度改革、综合采办改革、医疗卫生保障机能强化等课题进行了重点研究,并于8月5日向北泽防卫大臣提交了《结构改革路线图――构筑机动防卫力量的总体措施》报告书。报告书提出了完善联合作战体制、加强机动部署、强化西南岛屿军力建设、提高联合后勤保障能力、注重通信建设和信息安全、加强日常战备和训演活动、充实和整合三军防空反导力量等多项建议,预示着日本于2009年中断的防卫省改革即将重新启动,日本军事力量转型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七、非战争军事行动
  “新大纲”规定,日本军事力量担负三项职能:有效威慑与应对各种威胁,主要包括确保周边海空域的安全、应对针对岛屿的攻击、应对网络攻击、应对游击队或特种部队的攻击等、应对弹道导弹攻击、应对复合事态、应对大规模和特殊灾害等;维护更加稳定的亚太地区安全保障环境;改善全球安全保障环境。除日常的训演和战备外,自卫队还参与了抢险救灾、国际和平合作等非战争军事行动。
  (一)抢险救灾行动
  作为一支重要的救灾力量,日本自卫队每年均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遂行任务。在2011年的抢险救灾行动中,最令人关注的是日本“3.11”大地震救灾行动及福岛第一核电站核事故救灾行动。自卫队共派出1066万人次。其中在前期174天的大规模救灾行动中共派出1058万人次,在后期核救灾行动中,又派出东北方面队8万人次参加核救灾行动。自卫队最多时出动人员约10.7万人,并首次动员了预备役部队,出动飞机约540架、舰艇约60余艘,是自卫队史上最大规模的救灾行动。
  在这次救灾行动中,自卫队的联合行动能力、训练水平、技术装备等均得到了集中检验,并取得了一些突破。一是组建由军种司令指挥三军部队的联合任务部队。在救灾行动,自卫队临时组建了“救灾联合任务部队”和“核救灾派遣部队”两支联合任务部队,分别由陆上自卫队东北方面队司令和中央快反集团司令担任指挥官,对由不同军种部队组成的救灾部队实施统一指挥和协调。通过这种实战行动,自卫队的联合作战和指挥能力得到了提升。二是首次征召预备役。为充实救灾力量,防卫大臣北泽俊美向全国发出征召预备役的命令。这是预备役制度设立以来的首次实战动员。截至2011年6月底,参加救灾行动的应急预备役有2210人,一般预备役496人。三是成立日美联合作战协调所(日本称“日美共同运用调整所”)。在地震救灾中,美军实施了“友人作战”救援行动。美军编组了由陆海空和海军陆战队编成的联合支援部队,司令部设在驻日美军横田基地,司令先后由驻日美军司令和太平洋舰队司令担任,体现了美军对支援盟友行动的高度重视。在此次行动中,日美成立了联合作战协调所,这是两军首次公开组建联合作战协调所,为即将正式成立的日美联合作战协调所进行了“预演”。
  亚丁湾反海盗行动
  2009年3月13日,为了保护亚丁湾海域的海上交通安全,日本内阁通过决议,决定向亚丁湾海域派遣自卫队实施护航。防卫大臣发出《海上警备行动命令》。2009年6月24日,日本内阁通过《关于海盗行为处罚和应对海盗行为的法律》(以下称“反海盗法”);7月28日,正式宣告按照该法开始执行常态化护航任务。根据日本防卫省网站公布的数据统计,自2009年6月“反海盗法”实施至2011年12月底,日本自卫队共派出10批护航队,包括水面部队和航空队。水面护航部队执行护航行动次数总计达到315次,护航船舶数量达2276艘。P-3C巡逻机空中飞行累计599次,共计4640小时,从空中确认商船累计45770艘,为日本护卫航、外国舰艇及民用商船提供情报约5460次。其中,2011年自卫队亚丁湾派遣部队执行水面护航110次,护航船舶882艘,P-3C空中巡逻警戒218次,警戒时间1700。7月8日,日本政府安全保障会议和内阁会议决定,自卫队亚丁湾护航行动延长1年,护航部队执行任务的期限将延长至2012年7月23日。日本的反海盗护航行动为国际社会共同维护亚丁湾海域的海上通道安全做出了一份贡献。同时,日本自卫队也积累了远洋行动的经验。更重要的是,日本借机在东非的吉布提建立了首个海外基地,为今后日本的海外行动提供了一个支持平台。
  国际维和与救援
  日本自卫队自1991年首次走出国门开展波斯湾地区扫雷行动以来,已经多次参加国际维和行动,而且参加国际维和行动的积极性进一步提升。2011年9月27日,日本防卫省决定将于5年后在东京市谷成立“国际和平合作中心”。该机构主要培训自卫队官兵如何组织和参与“国际和平合作”活动,同时传授自卫队“维和行动”的经验和教训。2011年,自卫队参加了多项国际和平合作行动,主要包括尼泊尔维和行动、海地救援行动、戈兰高地维和行动、东帝汶维和行动及(南)苏丹维和行动等。
  八、军事训演
  日本自卫队每年都要举行各种军兵种训演、三军联合演习和与美军及其他国家军队的双边或多边联军演习。虽然受“3.11”日本大地震及其救援工作的影响,部分年度训演未能按原计划时间进行,但2011年举行的各种军事训演仍体现了“检验实力、展示威慑力”的特点。
  (一)自卫队联合演习
  在2011年自卫队举行的各种训演中,最令人关注的是11月举行的“协同转地演习”、“方面队实兵演习”和“自卫队联合演习”等系列军演。这是“新大纲”提出加强西南岛屿军力以来,首次举行的大规模机动协防西南岛屿军演,也是首次演练向西南地区投送兵力的大规模实兵演习。主要演练远程投送能力、快速机动能力、协同作战能力及岛屿攻防能力。参演单位包括北部方面队、西部方面队与中央快反集团,动用兵力约5400人,车辆约1500辆,飞机约30架。演习中,自卫队首次动员组织民用渡轮完成部队和装备的投送任务。这种“军民融合保障”的方式代表着日本军事后勤保障的最新发展趋势。演习整合了陆、海、空三大军种,以保护西南诸岛(包括我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为目的,演练假想遭受攻击情况下的岛屿防卫作战。在与周边海上邻国岛屿纠纷不断加剧的情况下,这一演习内容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威慑意味。
  (二)2010年度日美联合军区指挥所演习
  日方参演人员是陆上自卫队西部方面队约4500人,美方为太平洋战区第1军、驻日美陆军司令部、海军陆战队等约1500人。演习内容为演练日美双方使用各自的指挥系统,实施军区以下级别的联合作战。
  (三)2010年度与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实兵训练
  主要演练岛屿防卫。日方参演部队是西部方面队,约180人;美方参演部队是美海军陆战队第1机动部署部队。这是与美国海军陆战队开展的第6次实兵训练。
  日美联合反导特别训练
  日美“宙斯盾”驱逐舰首次实施数据联网。日方参加兵力为护卫舰队司令部与第6护卫队的“宙斯盾”级导弹驱逐舰“鸟海”号,美方为美海军第7舰队司令部与“宙斯盾”级导弹驱逐舰“乔治·麦凯恩”号。演习的目的是提高应对弹道导弹的战术水平以及日美合作要领,内容包括对弹道导弹的捕捉、跟踪和拦截等。
  2011年度日美联合军区指挥所演习(“山樱60”)
  日方参加部队是陆上自卫队参谋部和中部方面队约130人,美方参加部队为太平洋陆军司令部和驻日美陆军司令部约100人。主要演习科目是双方按照各自的指挥系统,演练并提高联合作战中军区以下级别的指挥参谋科目。
  “红旗阿拉斯加”演习
  日本航空自卫队派出了航空总队和航空支援集团所辖的第6航空团、警戒航空队、第1运输航空队等部队约330人参加演习。参演装备包括F-15战斗机6架、E-767预警机1架、C-130H运输机3架、KC-767空中加油运输机2架、便携式SAM地空导弹6部。日方主要参演行动是F-15战斗机接受美空军空中加油机的加油,横跨太平洋空域在基地周边空域进行飞行训练,并按照演习预案在返回途中与美空军的假想敌部队进行对抗演练。KC-767空中加油机在训练空域进行了空中加油训练。在7月15日的训练中,4架F-15战斗机和KC-767空中加油运输机还与参演的澳大利亚空军FA-18战斗机进行了联合训练,这是日澳双方首次进行联合战斗机实战训练。航空自卫队自1996年开始参加美空军在阿拉斯加州实施的演习,这已经是第15次参演。
  2011年度日美联合实兵演习
  日方参演部队是东部方面队第1师约300人,装备包括74式步战车、UH-1多用途直升机、87式反坦克导弹、81毫米迫击炮L16及5.56毫米机关枪等。美方参演部队是德克萨斯州第3-141步兵团的约215人,装备包括81毫米迫击炮L16及5.56毫米机关枪等。日美双方按照各自的指挥系统,演练联合作战下的合作要领和相互配合能力。
  日美海军联合实兵演习
  日方参演部队由海上自卫队自卫舰队司令河野克俊担任司令,参演兵力包括自卫舰队和航空集团的共30艘舰艇、60架飞机等,美方参演兵力为20艘舰艇。双方实施了反潜、对空及海上作战演习,演练了战术和日美双方合作要领。
  日美澳联合训练
  2011年7月,日本海上自卫队“岛风”号护卫舰参加了美日澳联合训练,地点是濒临南海的文莱近海海域。这是日美澳三方首次在南海海域进行联合训练,也是三方第4次进行联合训练。有报道称,军演的目的在于牵制和威慑中国。
  此外,日本自卫队还分别与俄罗斯和韩国举行了联合搜救演习。还参加了“金色眼镜蛇2011”、 东盟区域论坛救灾实兵演习、多国联合扫雷训练等多边训演。
  结语
  通过对日本2011年军力发展的分析和评估,我们认为,虽然受和平宪法的制约,日本军事力量冠名以“自卫队”,但实质上是一支规模中等、军费厚实、装备精良、技术先进、训练水平高的正规军,并且目前正处于重要军事转型期。其安全战略的目标和手段更加拓展,强调通过加强多层次合作,确保日本的国家安全利益。在军事力量发展方向上,提出“机动防卫力量”构想,强调快速机动、主动应对、动态威慑,其行动上的主动性趋强。在对外安全合作上,继续坚持以日美同盟为基轴,加强与美、韩、澳、印、东盟等国的安全合作,并积极参与地区和国际安全事务。在对华政策方面,在强调加强对华军事交流的同时,加大了对华牵制和防范力度,包括加强对我国的军事侦察和监视力度,加强西南岛屿军力部署,在钓鱼岛问题上采取强硬姿态,积极干预南海问题等。这对地区和我国周边安全环境造成了一定的压力,对中日关系的健康发展也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借用日本野田首相引用中国兵法的一句话“天下虽安,忘战必危”,试问日本念念不忘的是什么“战”?
  对日本的几个提问
  日本改变以往的部队均衡部署方式,军事重心向西南方向转移的主要意图是什么?
  提示:采取的措施包括:将航空总队司令部迁入美军第五航空队司令部所在的横田基地,以便于日美空军司令部之间协调;将陆军第1混成旅改编为“岛屿作战型快速反应旅”(第15旅),增编2个步兵连,分别部署在那霸和先岛群岛中的石垣岛或宫古岛;将此前止于国土最西端冲绳县与那国岛上空的“防空识别圈”,扩大至该岛西侧领空及该岛以西(台湾一侧)2海里海域的上空;在与那国岛部署“沿岸监视部队”,在宫古岛、石垣岛部署“国境警备部队”;那霸基地战斗机部队由1个飞行队增加到2个,以提高西南地区的快反态势;加强西南地区的情报搜集与警戒监视态势,包括部署警戒雷达,保持无间隙的警戒监视态势;发展新型驱逐舰和潜艇,进一步提高反潜作战能力;准备在冲绳部署1套“爱国者-3”反导系统,以提高西南方向的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等等。
  这些措施的目的在于,加强对军事力量薄弱且远离本土的西南岛屿的防卫,为未来武力争夺钓鱼岛和干预台海冲突做准备,同时牵制中国海军突破第一岛链。
  日本动态威慑的对象是谁?
  提示:“机动防卫力量”强调“五性两力”:快反性、机动性、灵活性、持续性、多用性和高技术能力及情报能力。目的是通过机动运用、动态威慑,更加有效地遏制和应对各种事态,特别是强调确保西南岛屿及周边海空域的安全。
  在强调日本面临“多种威胁”的同时,日本对中国的戒备与防范日益加强。“新大纲”称,“中国的军事发展动向引起‘地区和国际社会的忧虑’,指中国持续增加国防投入,快速推进以核、导弹力量和海空军为核心的军事力量现代化,大力加强远程投送能力建设,在日本周边海域扩大活动,军事与安全透明度不高,等等。2011年版《防卫白皮书》称,“中国在与日本等周边国家发生利益冲突时摆出高压姿态,其今后的发展方向令人担忧”。日本对中国海军舰队经过冲绳附近海域前出至太平洋进行正常训练的活动进行严密跟踪和监视甚至干扰,在钓鱼岛等问题上对中国显示出越来越强硬的姿态。并积极干预南海问题,加大对中国的牵制力度。2011年10月,野田首相在航空阅兵式上明确表示,朝鲜和中国的动向“增加了日本安全环境的不透明”,激励官兵“天下虽安,忘战必危”。2010年的日美大规模联合夺岛演习和2011年的“自卫队联合演习”,均把中国作为假想敌。
  为什么中、俄被排斥在日本传统安全合作体系之外?
  提示:日本在其亚太地区合作中,共分四个层次。首先强调要加强与美国同盟国韩国和澳大利亚的合作。其次是维持并加强与传统伙伴东盟国家的安全合作。第三是加强与印度等相关国家的合作。而对于中国和俄罗斯,则通过安全对话与交流促进信任关系,构建并发展在非传统安全等领域的合作关系,并“与同盟国等合作,积极敦促中国在国际社会上采取负责任的行动”。
  日本24·7万人的军队规模是否适度?
  提示:“新大纲”计划对部队编成和人员结构进行合理化改革,主要是削减现役员额,提高应急预备役比例,使部队更加精干、高效、快速、机动。调整后自卫队的编制员额约24.6万人。其中,陆上自卫队约15.4万人,包括现役约14.7万人,应急预备役约7000人;海空自卫队基本保持现有规模。日本军力规模属于中等规模,略小于德军(约25万人)。
  日本除正式公布的2011年国防预算593亿美元之外,还有没有额外和隐形军费?
  提示:“3·11”地震救灾中日本政府为自卫队加拨43.5亿美元,仅上述两项,约合637亿美元,自2008年起,日本安全保障会议的机构预算和政府为自卫队下拨的用于航天开发的费用未编入国防预算总额。按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数据统计,2009年日本国防费水平位居世界第4,人均国防费居世界第6,约为中国的8倍。
  日本的军力是否已经超出“专守防卫”的范围?
  提示:根据日本2011年版《防卫白皮书》,日本自卫队2011年装备等采购费约97亿美元,占国防预算16.5%,比上年度增加6.2%。2011年的采购重点是飞机和舰船。
  2012年1月,日本政府决定修改日本太空研究开发机构设置法,删除其中有关“太空开发限于和平目的”的规定,以便从法律和政策层面为其军事利用太空打开方便之门。随着“光学4号”、“雷达3号”侦察卫星分别于2011年9月23日和12月12日成功升空,日本实际上已初步实现了其军用侦察卫星体系“四位一体”的基本布局。
  2010年度起,陆上自卫队以每年13辆的速度采购比90式坦克更先进的10式坦克。
  海上自卫队重点引进大型驱逐舰及潜艇。2011年3月,海上自卫队“伊势”号大型直升机驱逐舰开始服役。该舰标准排水量为13950吨,拥有全通飞行甲板,堪称小型直升机航母。目前,日本拥有“日向”号和“伊势”号两艘直升机驱逐舰。2011年3月,“白龙”号新型潜艇服役,这是日本第3艘装有“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AIP)的新型潜艇。
  航空自卫队重点发展新型飞机。2010年完成了新研制的C-2运输机的试飞,2011年开始计划引进约10架。同时计划采购6架美国二手KC-130运输机。2011年12月20日,日本政府决定,引进由美国主导、国际共同研发的最新型隐形战斗机F-35作为日本航空自卫队下一代主力战斗机。计划2012年度采购4架F-35,今后再采购40架。2012年采购的4架力争在2016年度起交付使用。此外,日空军共拨款4.73亿美元,用于自行研制“心神”ATD-X隐形战斗机,并计划于2016年试飞。
  日本为什么突破“武器出口三原则”?
  提示:此次“新大纲”提出要研究参与国际联合开发和生产武器装备的问题,出现了要修改武器输出三原则的迹象。2011年12月27日,日本政府安全保障会议通过了《防卫装备物品转让标准》,首次以官方文件形式放宽了武器出口限制。这一新标准的主要内容包括:一是日本出于促进国际和平与国际合作目的,可以向海外出口武器装备;二是允许日本与他国联合研发生产的武器装备被转让给第三方;三是为避免助长国际冲突,继续谨慎对待上述规定范围以外的其他武器出口问题。
  日本军事力量转型的重点和目的是什么?
  提示:《结构改革路线图――构筑机动防卫力量的总体措施》提出了完善联合作战体制、加强机动部署、强化西南岛屿军力建设、提高联合后勤保障能力、注重通信建设和信息安全、加强日常战备和训演活动、充实和整合三军防空反导力量等多项建议,预示着日本于2009年中断的防卫省改革即将重新启动,日本军事力量转型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在非战争军事行动中,日本有哪些值得关注的新特点?
  提示:在2011年的抢险救灾行动中,最令人关注的是日本“3.11”大地震救灾行动及福岛第一核电站核事故救灾行动。自卫队共派出1066万人次。
  一是组建由军种司令指挥三军部队的联合任务部队。二是首次征召预备役。截至2011年6月底,参加救灾行动的应急预备役有2210人,一般预备役496人。出动飞机约540架、舰艇约60余艘,是自卫队史上最大规模的救灾行动。三是成立日美联合作战协调所(日本称“日美共同运用调整所”)。这是两军首次公开组建联合作战协调所,为即将正式成立的日美联合作战协调所进行了“预演”。
  根据日本防卫省网站公布的数据统计,自2009年6月“反海盗法”实施至2011年12月底,日本自卫队共派出10批护航队,包括水面部队和航空队。水面护航部队执行护航行动次数总计达到315次,护航船舶数量达2276艘。P-3C巡逻机空中飞行累计599次,共计4640小时。日本自卫队积累了远洋行动的经验。更重要的是,日本借机在东非的吉布提建立了首个海外基地,为今后日本的海外行动提供了一个支持平台。
  日本军事训演的假想敌是谁?
  提示:在2011年自卫队举行的各种训演中,最令人关注的是11月举行的“协同转地演习”、“方面队实兵演习”和“自卫队联合演习”等系列军演。参演单位包括北部方面队、西部方面队与中央快反集团,动用兵力约5400人,车辆约1500辆,飞机约30架。演习中,自卫队首次动员组织民用渡轮完成部队和装备的投送任务。这种“军民融合保障”的方式代表着日本军事后勤保障的最新发展趋势。演习整合了陆、海、空三大军种,以保护西南诸岛(包括我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为目的,演练假想遭受攻击情况下的岛屿防卫作战。在与周边海上邻国岛屿纠纷不断加剧的情况下,这一演习内容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威慑意味。

  评论这张
 
阅读(6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